您当前的位置 :鹿城新闻网 > 健康 > 傅一辰文学批评的立体建构

傅一辰文学批评的立体建构



傅一辰文学批评的立体建构

作者:刘先生

傅一辰一般被视为军事文学评论家。这是一个悖论。事实上,军事文学只是一个他因工作关系而更加重视的研究领域。

当然,专注于军事文学对他来说是一种限制和优势。这使他能够以鲜明的批判形象迅速出现在中国当代文学批评中,形成一套。他自己的批评是积极参与当前的军事文学场景,在文学史的背景下梳理中国当代军事文学的语境,并着重讨论伦理叙事和叙事伦理。

从三本专着《重建英雄叙事》《叙事的嬗变――新世纪军旅小说的写作伦理》到《英雄话语的涅――21世纪初军旅长篇小说创作论》,我们可以看到傅一辰在这里,批评的关键词是“英雄”,“叙事”和“道德”。这三个构成了傅一辰理论批评体系的三维维度。

“英雄”首先来自于批判对象的具体军事身份,但更深层次的方向在于审美风格,这是由军事文学作为特定文学主体的形象,风格和精神积累决定的。

“从'17年'到'新时代',再到新世纪,无论是”革命历史“的史诗建构,当代战争的反映,还是对军事实际问题的深刻分析和平时期的营地,以及对过去“革命历史”的颠覆性解构,军事文学一直是主流意识形态话语体系的核心部分。在主流意识形态的包围下,政治话语的强烈表现,构建了一种崇高而宏伟的审美风格,以及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唯心主义的精神传统。

“根据傅一辰的调查,现代军事文学除了毛泽东在20世纪30年代的马背上的旧式诗歌,孙力在延安《芦花荡》《荷花淀》在20世纪40年代,从1927年的南昌起义到1927年有在1949年的篝火年代,很少有作品。直到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主流革命战争,历史和传奇主题的“红色经典”的高峰才出现。红色经典继承了古典小说的传统,也蕴含着时代精神和革命激情。它充满了乐观和英雄主义,将个人价值观融入集体,建立了军事文学的英雄模范。

今天,当我们回顾中国当代文学史时,我们会发现长期以来被文学史所忽视的一面。也就是说,从文学实践和文学体系建构的角度来看,整个当代文学与军事生活 - 革命军队 - 有着很大的联系。由于宣传和教育的需要培养了大量后来在当代中国文坛发挥重要作用的作家,无论是十七年,甚至是新时代甚至21世纪的军事作家。莫言并不是徒劳的。阎连科等当代文学的骨干从军队长大;军队的大熔炉也提供和锻造了丰富的内容和主题,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社会主义文学的重要脉络;最重要的是两者结合在一起,它具有英雄,高贵,华丽,悲惨和浪漫的特征。

这是西方现代文学技巧与民俗文化的吸收和中国古典文学的滋养相结合。它实际上构成了中国当代文学的传统。

这种英雄主义来自于人们在历史进程中的主体性建构,也是现代性规划与理想主义色彩的结果,也就是说它是与社会主义文学的实践一起产生的,它重塑了中国,塑造了新的形象。人。的。

然而,这种集体想象和对“组织现代民族国家”的政治诉求的认同有其自身的缺陷。

傅一辰将其归因于缺乏活跃的感官世界(缺乏“身体”和爱情叙事的薄弱),缺乏超验的精神维度(二元对立思维和日常道德使命),以及缺乏完整的感官世界羽毛字符(概念化,面部化人物塑造),缺乏日常生活经验(极端的生活条件简化了生活中固有的矛盾)。

因此,在创造繁荣的文学神话的同时,这种英雄主义已经消除了文学危机时代的到来。

这就是傅一辰一直在处理的问题:当代中国文学中英雄话语的转变。“叙事”已经成为英雄话语转型的直接表现。

傅一辰将军事文学纳入新中国的总体框架已有60多年的历史。他发现,新时期以来军事文学和其他题材文学基本上是一种同构关系。这种观察可以被描述为客观的,并显示了他的行为。批评家的历史合理性,即由于对象的不同而没有赋予它某种特殊性,它们都是在同一“文学”标准下测量的。

在这种平等的待遇中,我们可以看到20世纪80年代初军事文学中思想解放运动和人道主义精神的表达以及“人类”文学的建构; 80年代中后期的前卫文学反映在军事文学中。一般承载着“文学焦虑”,开始探索从集体叙事到个人叙事的开放模式,从现实世界到虚构世界,从现实主义到多元主义; 20世纪90年代的军事文学是“非政治化政治”和商业消费主义“双重攻击”背景下的整体衰退;从娱乐和影视文化的角度看,从20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的军事小说的“第四次浪潮”。

傅一辰集中精力完善21世纪以来军事文学的主题,将其概括为六种伦理叙事,并在这些类型中灌输历史视角。

从父子代际叙事来看,“研究父亲”主观成长为“寻父”,“父母文化”和“子自我”的过程经历过。

在历史叙事中,存在着从宏大史诗到“小案例”的诗意转变。士兵的形象本身具有神圣的祛魅价值,然后进入工作场所军队的常规叙事。然后英雄转变成另一种形象。身体的爱情叙事和女性意识也出现了。

这些变化与文学生态的普及和审美趣味的多元化模式密切相关。故事的普及,日常经验的兴起以及打字写作的盛行都是无关紧要的。

由于“文学”和思想标准,傅一辰对某些现象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指出“一些中国作家现在已经失去了对现实生活的理解和把握,更不用说更广泛的时代精神和社会能力了。作为一个整体来提炼,渗透和概括。阅读后,有些小说会引起怀疑和困惑。我不知道为什么作家写这么无聊的事件如此忙碌,为什么读者应该阅读这样一个华丽而虚荣的故事。

过度依赖故事和过度消费的直接后果是小说的类型。

打字写作的操作方式通常是追求好看和易于理解的故事,排除与主要故事情节无关的不必要的心理描写和文学叙事,并采用线性和一致的简单结构消除语言和结构的模型。本身,分离和封锁阅读,耐心细致地构建了几套二元对立字,快速进入故事,力求营造轻松活泼,简单透明的阅读体验。

它的特点是新颖的剧本,戏剧性戏剧,故事的世俗化和思想的平庸。

“2这些陈述表明了年轻学者的勇气和优势。

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英雄话语的变化并不完全是消极的。

在意识形态层面,至少在新现实主义,新历史主义和其他思想趋势的影响下,个人话语的解放和在整合意识形态中被压制的耳语叙事。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对文学起源的探索也在进行,体现在文体意识和技术创新,诗意现实主义和知识分子写作,内在体验和反型,以及超越古典悲剧的探索之中。

这表明傅一辰的辩证思维和接近作者和文本的批判性。他不满足于建立一个理论框架来填补他所面对的文学领域材料,而是从大量文本的历史和判断中得到满足。根据解释和总结。

他准确地将这一历史过程归因于从“现代性焦虑”到“文学焦虑”的过渡。在引用刘晓峰的话中,他从“人民伦理的大叙事”走向“自由伦理的个人叙事”。

叙事的本质是提供重新描述人的道德可能性。因此,批判军事文学的最后方向是重建新的伦理新时代,这使得傅一辰的理论批评脱离军事而超越军事。一种新的门槛方式。

傅一辰的批判实践贯穿了“伦理”和“叙事”的关键词。在他看来,叙事是一种道德。它不仅讲述了过去的生活,也讲述了想象的生命。叙事的意义不仅在于讲述故事,还在于沉入人性的深渊,探索人类心灵的真理。承担重塑生活信念的现代使命。

军事文学能够赢得读者和影响的原因在于,在唯物主义时代,面对精神侏儒和道德失范的严峻形势,处于粗暴精神状态的人们开始怀念崇高的精神。丰富,开始传承灵魂的坚强和丰富,军事文学刚刚填补了人们精神层面的损失,用爱国主义,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唤醒了人们的麻木和低沉的神经。

在这方面,傅一辰的整体哲学是认为有必要继承作为现代性主体的英雄的高尚美学,同时处理消费主义,重商主义和个人主义的现实,并发现完整,全面和自由的人性。

他反复强调在电影和电视影响下思考,批评美学庸俗化和文学弱化的能力。他认为,根据过去的经验,当前流行的观念和想象力以及精通的概念,许多军事文献缺乏个人经验和痛苦经历。在写作状态下难以隐藏的是生命的薄弱和生活的体验。这种观察很受欢迎。

为了回应流行的“向后看”(显示战争史)或“向外看”(写非军事生活)的现象,傅一辰在他的许多年度评论文章中明确表达了他的“内向外观”,即:期待艰难,反思和内在的写作。

在他看来,“文学焦点和警惕永远是生命,存在和生命中最真实,最”存在“的。”存在“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

文学对“存在”的警惕是干预,包括作者主体的参与。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消除模型的语言,意识形态的障碍,作家灵魂的世俗化利益的模糊,人类个体生存状况的模糊,当前真实“真实”和“真理”的模糊性。 ',展示生活和文学的双重深度。

“3宁表示,作为评论家,傅一辰既是现实主义者又是现代主义者。英雄形象的历时演变形成了当代中国文学中军事文学本体的地位和形象,形成了一个垂直的深度;不同类型的叙事行为是这种形象转换的动机,构成了横向的广度;道德是内在的支撑和尚未完成的建筑成为力量和高度。

傅一辰用这三个核心概念构建了自己的立体和自我批评空间,使军事文学的具体文学主题能够呈现出一个完整生动的形象。

傅一辰不仅总结了过去军事文学的成就和不足,还参与了当前文学行动的建设,进一步期待了军事文学的“理想状态”。正如军事文学本身具有当代文学的意义一样,他的理论批评实践也成为21世纪初文学理论批评话语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注意:

1傅一辰:《自由伦理的个体叙事――新世纪军旅长篇小说的生活质感、生命深度和生存状态》,《艺术广角》第4期,2010年。

2傅一辰:《小说创作:类型化导致平庸化》,《中国文化报》2013年5月13日。

3傅强(付一辰):《坚守文学阵地 弘扬英雄精神》,《解放军报》2011年1月18日。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本栏目负责编辑马新亚

unix技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