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鹿城新闻网 > 时政 > 原始图画书儿童图书展是关注专家:核心不是在绘画而是在故事中

原始图画书儿童图书展是关注专家:核心不是在绘画而是在故事中



原标题:如何为儿童建立“第一艺术画廊”

图画书,也被称为图画书,被视为儿童的“第一个艺术生活画廊”。但是,除了图片之外,图片的声音可能更重要。

在今年的儿童书展上,原版图画书不再小。目前,国内图画书市场已达30亿元,中国原版图画书的创作和出版日益活跃。 “原画册的春天即将来临,”着名插画家朱成亮说,他获得了陈博年国际儿童文学奖。 “如果与国外优秀图画书比较,情况会更糟吗?它可能是故事和想法。图画书的核心不是绘画。这种技术就是故事本身。“

“Out of the Voice”更重要

中央美术学院的一位年轻教师李莉在这个儿童书展《牛牛的祈祷符》上推出了原创的“和平童话”系列。他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动画并教授漫画。 “从教学系统的角度来看,漫画或图画书创作在美术学院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例如,我的动画部门是一名学生。与连环漫画接触的课程非常有限。当我进入工作室进行大三的实习,大多数学生只能“活”——。无论他们提供什么,他们可以画什么,很少有可以表达的故事。

“一本好的图画书读到第一页,你可以阅读故事之外的故事,阅读生活与世界之间的联系。”儿童文学作家,阅读推广人梅子涵说。 “为了做一个不够的比喻,原版的中国图画书就像一个小孩子。它正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当它快速生长时很容易缺钙。我认为原版图画书中最缺乏“钙”的是创造力。“

儿童文学作家和图画书作者朱自强提出,“创意”是图画书艺术特色中最具现代性和综合性的特征。 “在优秀的图画书中,创意具有广泛的分散性,包括文本故事的创造性,艺术设计。创造力,文字和绘画在创造力方面的结合,相互补充,相互创造。“

朱自强以文本故事的创造性为例,逐一列出:“故事应该扩展到翻页的节奏,通过翻页创造戏剧性的变化;同时,故事不能写得太满,文字也不擅长在现场,表达的空间被遗忘;这个故事也必须意味着永恒和有趣,否则它就不会成为一本书。要做到前两点,具体的操作方法是创建一个文本故事。编写图画书的分页,并考虑文本是针对左页还是右页,甚至是跨页面。这将有助于产生图画书故事所特有的叙事节奏。“走过孩子心中的秘密

朱成亮的图画书《团圆》获得丰子恺儿童绘本奖一等奖,并出售多国版权。今年的国际安徒生奖,他被提名为插画家并获得了博洛尼亚插画奖,但他仍然表示最令人满意的作品尚未出现。

“目前比较令人满意的是多年前写的自画自画《火焰》。这个故事来自于我一直喜欢的外国作家西顿的作品。”朱成亮坦率地说,自画书是为了插画家。相对较高的要求,“我希望更多的国内儿童文学作家能够写出图片的文字,而这幅画也是文学的。好图画书的核心是有内涵和图画的故事。我相信有很多好的他们肚子里的故事。关键是让这些故事“游”进画画领域,然后用画笔激活这些故事。“

好故事来自哪里?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绘本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辉认为,原创图画书的创作需要儿童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儿童的接受度和儿童的品味作为创作的基本思想和重点。让图画书真实地表达儿童的精神,游戏的精神,并融入孩子的心中。从内心和童年开始,作家的生活经历可能是通过孩子心灵的秘密方式。

美国新插画家Mike Culato在这个儿童书展《大城市中的小象》上带来了一本图画书,该书在美国亚马逊儿童书籍畅销书排行榜上发表,并已被翻译成11种语言。 Cottola说,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艾略特的灵感来自奶奶在圣诞节给他的小象毛绒玩具。他和蓝象曾经历过一系列的冒险经历。有一次他去熟食店买东西,但他太矮了,柜台太高了,推销员根本没找到他。正是这种经历激发了他的故事《大城市里的小象》,在他的画笔下,小象Elio站在高食品柜台前,我试着站起来。

明天的副主编刘磊认为,缺乏科学的现代童年观是原始图画书发展滞后的重要原因。 “图画书的诞生起源于欧洲文艺复兴和人文主义概念的兴起。这一直存在于西方。虽然已经有一百多年的书籍品种,但在过去的20年里,整个社会都是如此。在现代童年文化的认识和思考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创作者并没有真正看到孩子们。从这个角度看,其实许多原版图画书仍然是“高级专柜背后的推销员”,没有看到小“艾略特“在柜台下。中国风格不是一个坚实的形象

“中国风”和“民族风味”是原创图画书创作中反复提及的关键词。人们可能很容易区分出图画书由中国插画家制作,因此赞美它的中国风格,这样的图画书在外出过程中往往更受外国出版商的欢迎。 ”。在行业眼中,创作具有中国特色的图画书是本土原版图画书走向世界的重要途径;但中国文化,中国故事甚至中国元素的世界不应该表面上,也不应局限于治愈。图像,主题,材料或图案。

“只要故事是中国人和国家人,性能技术就会自然而然地与之匹敌。”朱成良最近完成了图画书《打灯笼》,对于这个民间传说的表现,他去陕西收风。同年,他创作了《团圆》,并在古镇南浔找到了这个故事的“位置”。

“生活材料是中国风格的源泉,”陈辉指出。 “中国儿童的现实生活和生活条件,传承现代性的精神和魅力,也是原始图画书最重要的表现形式和表现形式。最现代的中国风格和中国风格。“

豆丁